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冷青衫 作品大全
南煙祝烽 作者:冷青衫 分類: 都市 19812 人在讀
" [
盛世為凰:暴君的一等賢妃 作者:冷青衫 分類: 曆史 583 人在讀
盛世為凰:暴君的一等賢妃 [正序][倒序]
盛世為凰 作者:冷青衫 分類: 都市現言 490 人在讀
城破之夜,她初次被召侍寢,可是,帶著殺戮和鮮血而來的,卻是他—— 一個狠戾嗜殺的暴君? 他畫地為牢,強行將她禁在身側,隻是說好冷血無情,畫風怎麼越來越歪? 欺她的,辱她的,統統被剁去喂狗! 某女終於忍不住,“陛下,你到底想乾什麼?” 暴君強勢壁咚,目光隱忍火辣,“朕想乾什麼,你心裡冇點數?” 他弑血天下,唯獨對她溫柔內斂,寵她一世情深!
一世寵妃 作者:冷青衫 分類: 都市 117 人在讀
凝煙,我一丁點兒都不敢奢求能得到三殿下的寵愛,畢竟那晚隻不過是他一時興起罷了。入宮四年,在這奢華的皇宮中,我見過太多的心機與算計,也看儘了宮裡的冷暖。自古君王皆薄倖,最是無情帝王家。隻要再堅持幾個月,我就能出宮了,到時,逃離這個吃人的牢籠,想去哪裡就去哪裡。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我們,周圍安靜得好像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。整個掖庭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氣氛中。裴元灝似乎是等得不耐煩了,他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就要扯衣袖,我的心裡一沉,下意識的掙紮了起來:“不,不要!”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全都驚呆了,瑜兒
最新更新: 一世寵妃第4章
三殿下你拿什麼娶我 作者:冷青衫 分類: 都市 114 人在讀
經常來?”“冇,冇有。”原本麵對這個奪走我第一次的男人我的心就已經在揪著疼,而聽他問起太子的事,不知為什麼更是覺得一陣難言的惶恐,下意識的就有些結巴。他的眉間微蹙,回過頭看了我一眼,那目光銳利得好像兩把劍,我的身上立刻起了一陣冷汗。這時,裴元灝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我的麵前。他離我那麼近,滾燙的呼吸吹打在我的額頭上,我一下就想起了那天晚上。我們的距離比此刻還要近,他覆在我的身上,灼熱的呼吸伴隨著濃烈的酒氣就噴灑在我的鼻間。“你的聲音讓我覺得很耳熟……”他清冷的聲音突然在我頭頂上方響起。我不自覺地一陣顫
一闕山河動盪 作者:冷青衫 分類: 都市 113 人在讀
宮的凝煙,我一丁點兒都不敢奢求能得到三殿下的寵愛,畢竟那晚隻不過是他一時興起罷了。入宮四年,在這奢華的皇宮中,我見過太多的心機與算計,也看儘了宮裡的冷暖。自古君王皆薄倖,最是無情帝王家。隻要再堅持幾個月,我就能出宮了,到時,逃離這個吃人的牢籠,想去哪裡就去哪裡。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我們,周圍安靜得好像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。整個掖庭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氣氛中。裴元灝似乎是等得不耐煩了,他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就要扯衣袖,我的心裡一沉,下意識的掙紮了起來:“不,不要!”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全都驚呆了,
棄妃鳳華傾天下 作者:冷青衫 分類: 都市 106 人在讀
冷宮的凝煙,我一丁點兒都不敢奢求能得到三殿下的寵愛,畢竟那晚隻不過是他一時興起罷了。入宮四年,在這奢華的皇宮中,我見過太多的心機與算計,也看儘了宮裡的冷暖。自古君王皆薄倖,最是無情帝王家。隻要再堅持幾個月,我就能出宮了,到時,逃離這個吃人的牢籠,想去哪裡就去哪裡。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我們,周圍安靜得好像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。整個掖庭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氣氛中。裴元灝似乎是等得不耐煩了,他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就要扯衣袖,我的心裡一沉,下意識的掙紮了起來:“不,不要!”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全都驚呆了
替身侍婢魅君心:一夜棄妃 作者:冷青衫 分類: 遊戲 47 人在讀
那一夜,他叫著另一個女人的名字,將她壓在身下,奪去了她的貞潔…那一天,她跪在他的腳下苦苦哀求,她什麼都不要,隻想要出宮,做個平凡女人…幾個風神俊秀的天家皇子,一個心如止水的卑微宮女…當他們遇上她,是一場金風玉露的相逢,還是一闕山河動盪的哀歌……替身侍婢魅君心:一夜棄妃是原作者冷青衫精心創作的網遊小說大作,筆趣閣同步更新替身侍婢魅君心:一夜棄妃最新章節,書友所發表的替身侍婢魅君心:一夜棄妃評論,並不代表筆趣閣讚同或者支援替身侍婢魅君心:一夜棄妃書友的觀點。冷青衫的其他作品:少女太後:棄婦榮華、一世傾城:冷宮棄妃(替身侍婢魅君心:一夜棄妃)、一世傾城:冷宮棄妃、替身侍婢亂宮闈:一夜棄妃您要是覺得《替身侍婢魅君心:一夜棄妃》還不錯的話,請點擊頂部的分享按鈕分享到你的朋友圈吧!
大齡宮女逃離深宮 作者:冷青衫 分類: 玄幻 28 人在讀
“我去冷宮,看凝煙去了。”柳凝煙,是和我,還有瑜兒一同進宮的宮女,因為年紀相仿,住得又近,所以就成了好朋友。凝煙是那一年.........
嶽霓裳裴元修三天三夜 作者:冷青衫 分類: 仙俠 11 人在讀
一丁點兒都不敢奢求能得到三殿下的寵愛,畢竟那晚隻不過是他一時興起罷了。入宮四年,在這奢華的皇宮中,我見過太多的心機與算計,也看儘了宮裡的冷暖。自古君王皆薄倖,最是無情帝王家。隻要再堅持幾個月,我就能出宮了,到時,逃離這個吃人的牢籠,想去哪裡就去哪裡。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我們,周圍安靜得好像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。整個掖庭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氣氛中。裴元灝似乎是等得不耐煩了,他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就要扯衣袖,我的心裡一沉,下意識的掙紮了起來:“不,不要!”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全都驚呆了,瑜兒也嚇得臉